您的位置:首页 > 健康 > 科研 > 一般来说,会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,老幺就充分奉行了这一常识

一般来说,会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,老幺就充分奉行了这一常识

2018-09-01 来源:大葱心理说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
陈衍盼星星盼月亮地都盼不到穆青回来,可今天穆青居然在家里?他只觉得天上一下子就掉下来一个大馅饼,砸的他晕头转向。

他拎着公文包,轻手轻脚地走近穆青家门前,穆青的门并没有关严实,只听到里面传来柔和的轻音乐声,晕黄的灯光从门缝中撒了出来。

他认为自己的动作很轻巧,奈何穆青养狗了啊。

陈衍才刚刚走到门边,冷不丁地一只小爪子扒开门缝,紧接着一只小奶狗就冲了出来。

它身子不大,气势倒是不小,咬着陈衍的裤脚就不松口,喉咙里还出“呜呜”的叫声。

一般来说,会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,老幺就充分奉行了这一常识。

它气势倒挺大的,奈何身子实在太小了,远看就是老幺整个挂在陈衍的裤腿上。

陈衍看着裤腿上那一团小奶狗,哭笑不得,偏偏又不能用力地将它甩开去。

以穆青对老幺的这个宝贝劲儿,今天他要是怎么地了老幺,回头他的追妻路更是遥遥无期。

这下子,陈衍就陷入了进退两难地境地。

门口生的动静自然是瞒不过穆青的,她又不是聋子,屋内的音乐声音又不大。

她放下手上的蛋糕,疾步向门外走去。

门外陈衍正低声下气地和老幺打商量:“宝贝儿,你先松口好不好?你这样我很没有面子地,先松口好不好?宝贝儿你最乖了,对不对?”老幺是咬定陈衍的裤脚坚决不放,不管陈衍说什么都是白搭。

穆青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个,陈衍半弯着身子,姿态有些狼狈,正在和老幺讨价还价。

已经从一开始的言语劝说改到了美食引诱了,陈衍正说到了要给老幺做美味的排骨虾,老幺眼见就要松开嘴了,在听到穆青出来的脚步声时,老幺又咬紧了陈衍的裤脚。

它可是有节操的小公主,绝对不能被敌人的糖衣炮弹侵蚀,虽然这个敌人说的东西好像还蛮好吃的。

穆青被老幺的表现都笑,圆滚滚的小奶狗努力抗拒自己不要被敌人诱拐,真的是太可爱了!老幺,干得好!穆青给老幺竖起了大拇指,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。

她已经在考虑应该怎么奖励老幺了,毕竟老幺还这么小就知道看家护院真的很不容易了。

穆青出来的声音陈衍自然也听到了,他直起身,也顾不得还挂在他腿上的小奶狗了。

他正好看到了穆青脸上的笑意,很淡,陈衍却觉得这个时候的穆青特别的漂亮。

今天穆青下班的早,毕竟今天是她生日,她还是有点特权的。

本来她自己也是不记得的,但是奈何一早上洛桐和自家妈妈都给她打电话了。

本来洛桐还准备来给她过生日的,想到盛栖梧那个醋坛子,穆青果断以公司比较忙拒绝了。

下午忙好后,穆青在下班的时候鬼使神差地绕去了甜品店买了个小蛋糕。

就她一个人住,大了她也吃不完,而且狗狗也是不能吃蛋糕的。

这边穆青刚刚将饭菜什么的做好,那边门口就出事情了。

穆青脸上的笑意在见到陈衍后,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看着穆青一下子变得冷如冰霜,陈衍的面色苦,奈何自己做的孽,再苦也要承担。

穆青回家后就直接换的家居服,褪去了平日里的高冷与不可亲近,此刻的穆青看上去温柔了许多。

陈衍知道穆青本来就是一个温柔的人,能够将一个温柔的人逼成现在这副模样,陈衍也是可以的。

穆青双手抱胸,这是人的一个下意识的自我保护的动作。

她斜倚在门边,语气很淡:“你在我家门口做什么?”陈衍一下子僵直了身子,每次他出丑都会被穆青撞见,这几率也真的……他扯了扯嘴角,“我看你平时都不在,今天你这边有动静,我就想过来看看的。

”说道这个陈衍就心虚,他是真的打怵穆青。

穆青没回来他也不敢做什么,明明他那边有穆青的电话号码,但是他就是不敢和穆青联系。

说到这电话号码,陈衍就对盛栖梧咬牙切齿的。

这个黑心的,就着穆青的电话,从他那里撬走了一个高管,理由是他的度假中心开业了,总要有人主持大局的。

一个号码和一个高管,陈衍就是再不舍得也要换的,现在谁都比不过穆青的。

盛栖梧估计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这么狮子大开口的,果然不愧是盛狐狸!穆青的号码拿到手也有好久了,陈衍怎么也不敢给穆青打电话短信。

他就怕穆青在知道是他后,又重新换号码,到时候更难堪。

今天在知道穆青回来后,陈衍是欣喜的。

思之如狂真的能够描写他最近的心情的,他贪婪地看着穆青,目光一寸寸地在穆青的脸上浏览,似乎怎么都看不够似的。

穆青低垂着眉眼,不去看陈衍的目光,她低声道:“没什么事情我就进去了,你自便吧!老幺,回来!”听到穆青的叫声,老幺一下子松口,随后将向着穆青的身边跑了过去。

小身子在穆青身边坐的笔直,大眼睛在晕黄的灯光下都泛着蓝光,紧紧地盯着陈衍。

穆青打开门,“老幺,进去!”老幺摆摆尾巴,果断地起身向着门内走过去。

陈衍眼尖,一下子就看到了客厅餐桌上的蛋糕,蛋糕上海插了两个数字—33。

他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,“你今天生日?”这句话问得很艰难,但是他又不得不问。

穆青不明所以,“与你无关,请你离开。

”说完门就“哐当”一声在陈衍面前关上了,徒留下陈衍面色阴晴不定。

陈衍记得穆青的生日并不是这个时候的,她身份证上是日期是11月15日的,他想着还没有到,生日礼物也还在准备中,但是怎么会是今天过生日呢?想不明白的陈衍又敲门,他是怎么都不明白的。

穆青还没有走远,听到敲门声她是怎么都不想开门的,但是今天陈衍就像是铁了心一样,非要她开门不可。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