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健康 > 美食 > 摄政王的冷妃:这一次掉泪,是因为欢喜

摄政王的冷妃:这一次掉泪,是因为欢喜

2018-09-17 来源:爱情路上的小玫瑰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两性

“为何?”星儿眯起眼睛,看着国师!“龙星辰乃是她失踪的关键,至今贫道也搜寻不到她的灵魂,估计是被人封印住了,根据贫道的多次推算,封印之人,应该是龙星辰!”国师回答!“龙星辰?她有这个能耐?”星儿蹙眉,看来这个娘家,她要好好地了解一下!“不清楚!”国师摇摇头,“也许你该找龙星儿的灵魂出来详问!”国师直言不讳!星儿笑了一下:“你知道我不是…………”不愧是国师!“龙星儿命数已尽,能死而复生,必定是另一个魂魄!”只是没想到居然是千年后的龙家女子!星儿星眸透射出几许欣赏,点头说:“确实应该如此,今晚我有事情要做,明晚,我会再来找你!”也许,在回娘家之前,应该要找以前的星儿问问!在李家大宅,茉莉一直在清醒的状态中,交代了所有的后事,只是却指定了不能让可人为正室,她是一个女人,对可人,她曾经恨之入骨,虽然后来害她堕下腹中胎儿,心中曾有过一分愧疚,但是也抹杀不了曾经的怨恨!李修然哭倒在床前,这么多年的相濡以沫,付出的,一直是她,而他,除了怨言,还是怨言!可人麻木地站立一旁,对茉莉的一句:“可以让她入门,但是终身不得为妻,只能做妾!”她心中好恨,好恨,为什么她不能做妻?她看了看李修然,他一味点头,对茉莉的话一一遵从。

她忽然气上心头,脸容扭曲,冲上前指着茉莉大骂:“为何要这样安排?你都将死之人,为何还死死针对我?要不是你找人**我,这正室之位,我早已经稳坐,还能轮到你在此吆喝?你以为你为汤哥吃下了毒药便有功了吗?祸事是你惹出来的,自然该由你去承担罪名,便是死,也该你去死,这颗毒药,无论如何,也该是你吃!如今,却因你本来的罪孽成了功臣,我呸,贱人,汤哥被你蒙蔽,我没那么笨!”“啪”的一声,李修然铁青着脸,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,他真是瞎了眼,这么好的妻不珍惜,眼前的女人,有哪一分比得上她?“你再敢多说一句,我立刻赶你出去!”声音冷漠如同一个陌生人!可人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,定定地看着李修然,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瞬间聚满了泪滴,伤心的神色让人不忍目睹,“你打我?为了这贱人打我?”“她不是贱人,真正的贱人是你,还有我!”他沉痛地叙述,要用妻子的性命才换得他浪子回头,这代价,他付不起!“那昔日你跟我说的种种海誓山盟,都是假的么?”可人捂住脸,眼里有着深深的不忿!茉莉没有看她,脸色愈发的惨白起来,三更已近啊!一个侍女冲进来,大呼小叫地喊:“姑爷,姑爷,有个王妃娘娘来了!”他们虽然是大富之家,却从未曾高攀个过当官的,如今,突然有个王妃来访,自然把下人们惊了个人仰马翻,连该有的礼数都没有了!李修然眼里闪过一丝希望,踉踉跄跄地冲出去迎接,她来了,是不是代表有一丝希望呢?星儿依旧是独自一人,清冷的气质让人不敢亲近,绝色的脸庞泛着微微光泽!“娘娘,求您救救我娘子!求您了,下人愿意做牛做马,伺候您一辈子,只求您救我娘子!”李修然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星儿身上,他一边磕头一边痛哭,身后跟随而来的可人看得心痛不已,他这副模样,居然是为了另一个女人!星儿没有言语,直直往里走,李修然连忙跟上,星儿准确无误地来到茉莉的房间,在李修然未到之前,把门关上!“参见娘娘!”茉莉虽然一脸惨色,却还是没有忘记该有的礼数!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星儿坐在床前,语气亲切!茉莉愣了一下,傻傻地看着星儿!星儿温柔地搭住她是手腕,淡淡地再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问的,是她的闺名!“民妇闺名张茉莉!”茉莉惶恐地回答,这龙妃娘娘,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!“把你的生辰八字写在红纸上,滴上一滴鲜血,然后付之一炬!白日里我给你吃的毒药,能牵引你的灵魂到另一具刚死的**上,从今你便用另一个人身份活着,假如你愿意和你相公一起生活,此事可以让他知道,如若你已经对他失望,此事请烂在肚子里!”星儿在她眉心点了一下,烙下一个红印!茉莉张大嘴巴,定定地看着这貌若天仙的贵人,她说的,可是实话?星儿暖暖一笑,消解她的疑虑,“照我的话去做吧,时间所剩不多,你自己决定让不让你相公知道,我走了,以后有事,可以到王府找我!”星儿起身,眉目里竟有一丝邪魅,让茉莉无法探究其真其假,星儿走到门口,复又转身,簪子落地,化为绿影,她淡淡地看了绿荷与风流才子一眼,“你们在此帮助陪伴她,记住,时辰不能有偏差!”绿荷应声道:“奴婢知道!”茉莉撑起身子,对星儿微微欠身,这救命之恩,她铭记于心了!星儿点头,打开了房门,却见李修然跪在了门口,他抬眼看了星儿,复又深深地磕头,他听到了一切!星儿倒没料到他居然敢偷听,也许真是爱妻情切,让一向懦弱的书生也敢冒犯王妃,她心中略感安慰,茉莉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!等到星儿离去,李修然连忙跑进书房,写下茉莉的生辰八字,再匆匆跑回,眸子带着怜惜,“娘子,我要咬破你的手指,你忍着痛!”茉莉含泪点头,闭上眼睛把手指递给他,他抚摸着她冰冻的手指,心里颤抖,多久未曾好好看过她了,昔日圆润的面容,如今已经减削,眼角也有细纹在攀爬,十二载夫妻,真正陪在她身边的日子,也许不足两载,她却无怨无悔地为他守住这个家,长夜冰寒,他可曾知道?轻轻咬下,她眉头也不皱,只痴痴地看着自己的相公,鲜红的血滴落在红字上,瞬间便渲染开去,如同一朵腊梅,深深浅浅地开在那如血的黄昏!他取来火盆,绿荷连忙说:“必须她亲手烧!”李修然对绿荷尚有一份恐惧,听到她的提醒,不禁心中感激,惊惧也少了几分,他搀扶起茉莉,走到火盆前,茉莉亲手焚去那一纸红字,火光映照着她苍白的脸庞,竟有绝美的红晕与娇羞,她依靠在李修然身上,幽幽地问:“假如我附身于一个貌丑的女子,或许是一个年老的妇人,你还会认我么?”“不管如何,我都会带你回家!”平实的话语,却是她听过最动听的语言,她心足矣,女人,所需所求,竟是如此简单!她在他怀里失去了温度,虽然明知道她会用另一个身份回来,却还是忍不住心底那撕心裂肺的疼痛,幸而是假的,假如是真的呢?他如何背负得起那沉重的愧疚?茉莉灵魂离体,转身看了看自己的皮囊,他深深抱紧,脸上的深情是她昔日未见的,唇畔绽出一丝浅笑,鼻子却酸楚不已,泪落下,她知道,这一次掉泪,是因为欢喜!风流才子看着兄嫂的深情,心中黯然不已,这般情深,绝不能容下可人了。

绿荷领着茉莉的魂魄,穿堂而去,他连忙尾随,却看到可人在花园里单衣而立,神情悲愤,他心中一痛,想到昔日自己的劣行,更觉对不起她,然而,感情事,岂能强求?她错在自私,错在强求,错在心胸狭隘,错在用心不良!如今,能帮她的,只有她自己了!那是一名被人打死的侍女,年芳十八,有过人之姿,奈何竟勾引主人,被女主人命人打死,抛尸荒野,刚刚断气!茉莉眉心发出红光,那是星儿临走前摁下的印,红光慢慢地照射在侍女身上,驱散她脸上淡淡的黑气,茉莉的灵魂被吸入躯体里,侍女眉心处竟也渐渐显露出红印,红印慢慢地淡入体内,过来约莫一刻钟,侍女缓缓睁开眼睛,绿荷问:“身体可有不适应?”她起身,转动了身子,喜悦地说:“没有,很好!”“那就好,娘娘吩咐,你醒后找个地方住一段时间,然后择个黄道吉日,让你家夫君重新娶你进门,记住,你以后的名字叫莫青儿,茉莉已经死去,你夫君会为茉莉举办丧礼,过一段时间,便能娶你进门!”绿荷细细跟她说道!“莫青儿叩谢娘娘大恩大德!”莫青儿跪下,向绿荷叩拜!“此事娘娘不声张,你也莫要声张,知情者只有我们几个,一旦被人知道,你会害了娘娘的!”绿荷自作主张地对她说了这番话,她深知星儿是个低调不张扬之人,假如此事宣扬开去,先不说别人会不会相信,首先已经困扰到她,扰乱她的平静生活,她不希望看到星儿蹙眉度日!“绝不透露半句!”莫青儿起誓道!“那便好,你有地方去么?”绿荷问!“有,京城郊区有所宅子,是我以前置下,我且到那里住一段时间,有劳姑娘为我通知夫君,赶来与我相见!”莫青儿曲腿,对绿荷福福身子!“我先送你到宅子吧,安置好你,我也好回去复命,才子,你陪你嫂子住一段时间,有事情可有来找我!”绿荷看着风流才子失魂落魄的模样,有些担心!“修业,你心中可是有什么放不下?”莫青儿蹙眉问!风流才子挤出一个笑:“大嫂,我没事,没什么放不下的!”莫青儿岂会不知道他的心思,她叹息道:“嫂子看着你长大,你心里想什么,岂能瞒得过我?放心吧,可人要是愿意为妾,我自然是不会亏待她,即便她不愿意,嫂子也不会置她于不顾!”风流才子感激地看着莫青儿,感动地说:“谢过嫂子!”“走吧,更深露重,你身子不宜受凉,回去再说!”绿荷提起莫青儿,飞奔在漆黑一片的树林,瞬间便到了京郊!绿荷回去向星儿复命,夜里没有入睡,星儿白日又沉睡起来,对这种颠倒生理时钟的生活,她甚是厌倦,也许,是对她本身的职业厌倦吧!黄昏起来,玲珑端着小米粥进来,粥香扑鼻,她精神一振,玲珑笑着说:“娘娘,快梳洗一下,过来吃好东西吧!”星儿笑了,“不过是碗粥,怎么算是好东西?”玲珑神秘地说:“你猜猜,这碗粥是谁做的?”星儿伸伸腰,穿起床边的绣花鞋,步履缓缓,“除了你,还能有谁帮我做?”“错了!”玲珑脸庞都涨红了,喜悦地看着星儿:“是王爷请伯做的,福伯您知道吗?他可是府里德高望重的人……”星儿打断她,“你是说,夜澈让人给我炖小米粥?”星儿眯起眼睛,不确定地问!“是啊,中午用膳,王爷问起娘娘,奴婢想叫娘娘起身,谁料王爷竟然不让奴婢惊扰了娘娘,还请福伯为娘娘煮下小米粥,放些宁神静心的药材,说是娘娘最近睡眠不好,还下令府中所有女眷不得打扰娘娘!”玲珑神色满是得意。

星儿暗暗叹息,这夜澈把她置于风口浪尖,日后的日子,想平静也难了!她意兴阑珊地喝着粥,心里盘算着日后的事情!“娘娘不高兴么?”玲珑察觉到她的不愉快,不解地问!“受宠若惊而已,”星儿打起精神,想了想慎重的嘱咐道:“玲珑,以后你在府里的一言一行,必须小心谨慎,知道吗?”只怕那些女人对付不了她,会找玲珑出气!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玲珑脸色发白,王爷的举动,确实有让人费解的地方,他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任何女子,包括王妃!“不是,只是这府里,女眷众多,难保不会有些怨毒的女人,见我受宠便寻事挑衅,撼不动本宫,只怕会找你出气!”星儿直接说,好让她小心做人!“没事,只要不伤害到娘娘就好!”玲珑憨直地笑了,“不过玲珑还是会谨慎做人,不让娘娘替奴婢担忧!”星儿心里涌过一丝暖意,越是这样底层的人,越能体贴人心!星儿换过一身男装,俊逸非凡,只是身子略显单薄,只是一介书生的打扮,单薄些也是合理!“娘娘要去哪里?”玲珑一直不知道她夜晚出府,如今见她换好衣裳,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,便疑惑了!“本宫出去一趟,玲珑,以后本宫晚上出去,不要告诉任何人!”星儿束紧紫玉腰带,对玲珑正色道!“是,奴婢知道!”虽然满肚子的疑问,但见星儿一脸慎重,也就不再追问!星儿趁着夜色,几下跃出了王府,虽然摄政王已经不再限制她的行动,她却还是不想让人看见她私自外出,甚至还女扮男装,外人看见,不知道又该编派些什么肮脏的情节了!身后一双漆黑如星的眸子,却仅仅追随她而去,那眼中流露的,竟是来不及掩饰的浓烈情意!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