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财经 > 产业 > EFA 研讨会「实践伦理」课程笔记

EFA 研讨会「实践伦理」课程笔记

2018-10-01 来源:小虎哥在家乡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天主教,基督教

EFA 研讨会「实践伦理」课程笔记过去数十年来,全世界有令人惊艳的经济发展及除贫成果,儘管如此,当代全球经济范型的根本缺陷却也越来越明显。

包含经久不消的全球金融危机后座力、日益升高的贫富差距、全球化下的极度分配不均、消费主义导致对环境不可逆的破坏、用过即抛的文化衍生大量废弃物等。

这研讨会中(注一),我们讨论如何以追求众同利益(Common Good)(注二)为方法,再次定位经济系统应追求的目标。

在此脉络下,不同于单纯追求市场经济,西方传统天主教社会教义与宗教哲学,提供了追求人道主义与伦理规范的、令人信服的理论框架。

讲师安通尼(Anthony Annett),现为哥伦比亚大学地球所气候变迁与永续发展的顾问,专精于以宗教社群力量追求和平。

曾任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, IMF),并走访多国。

如果现今的经济与社会体系确实有缺陷,那什么新的体系可以取而代之呢?「当然,我们没有试图要全盘否定现代经济系统,因那只会显得空论而不切实际。

」取而代之的是,安通尼希望透过呈现天主教社会教义,打破现代全球经济体系僵局。

辩证的脉络可以归结为三点:第一点,人类有追求幸福的天性,而幸福与众同利益紧密连结。

第二点,然而后启蒙时代强调个人主义,新古典经济学延续根本缺陷,经济发展根本性地将众同利益从主流关怀中剥去。

第三点,藉由重塑众同利益的中心地位,天主教社会教义提供一条道路,在现代全球经济系统中,通往人类幸福繁荣的状态。

为什么是「天主教」社会教义?天主教社会教义不是唯一可行的道路,诺贝尔奖经济学家阿马蒂亚.森(Amartya Sen)就曾以佛教传统,提出当代经济问题的反思。

而若不提宗教,北欧国家高居快乐指数排行榜,也呈现了对于「众同利益」追求的世俗取径。

不过,天主教社会教义具有特殊优势,因这些教导根深蒂固在更早之前的亚里斯多德传统中,佐以数个世纪基督宗教的观点(对西方人来说,基督宗教确实已和日常生活紧密结合,欧洲数国至今还有「教会税」,政治党派也可能以基督教命名;美国独立宣言与宪法都充满基督教精神,开国先贤大多也是基督徒)。

天主教社会教义的原则「团结、普世天命、人类尊严、穷人优先、权利与责任、众同利益」都是天主教社会教义中根本性的教导。

人类尊严的思想,来自圣经中记载上帝根据自身形象来造人,且人们会在他人身上看见基督,并彼此尊重相待。

上帝爱人,人类也应当彼此相爱。

穷人优先的概念根源相当早,新约时代末期到约西元七世纪所左右的早期教父(Church Fathers)就强调:爱上帝胜过一切、金钱使人堕落、财富使人眼盲、上帝特别关心穷人。

第四世纪受人尊崇的米兰主教圣安博(St. Ambrose)更曾说:「你不是将你拥有的当作礼物施捨给穷人,你只是把本该归于他的还给他。

你拨出了部分财富,而那财富本就是设计给每个人共同使用。

地球属于每个人,不是只属于富人。

」「权力与责任」则是极具启发性的讨论,核心概念是「权力与责任不可分割,需为一组概念平衡并呈」。

举例而言,若享受生存的权利,那同时就有尊重他人生存(不杀人)的责任;若享受赚取财富的自由,就同时有保障他人同样赚取财富(不压榨、不奴役)的责任。

观念简单,但讽刺的是,现代社会常特定主题上过度放大权利而忽略相对应的责任,或过度强调责任却忽略尊重对应的权利。

「众同利益」与当代经济体制缺陷的对话我们所习惯的当代经济生活,建立在二十世纪初以来的新古典经济学的基本假设,包含强调享乐主义、物质主义、竞争胜于合作、利己主义胜于利他主义。

若上溯更早,启蒙时代即开始强调以科学和科技驾驭自然,并将个人主义放于至高地位。

当然启蒙时代的划时代意义无庸置疑,不仅人们在医疗、教育等面向都有长足进步,藉此拥有更好的生活品质,普世人权也逐渐被承认。

然而,后启蒙时代下的个人主义、物质主义、消费主义等,却渐渐让经济体系问题重重。

而面对如此巨大的现代经济问题,天主教社会教义可以提供的最有力也最根本的论点便是众同利益。

不同于启蒙时代的科学驾驭自然及个人主义,众同利益可以被定义为「个体与社会团体自我实现的条件的总和」,整体生存状态的繁荣被达成,「幸福」因此成为可能。

「个人利益本质上紧连着他人的利益」,是古老传统中的众同利益概念。

基督宗教裡基督身体的象徵也是如此:肢体受伤,等于全身受伤;社会中的一人受伤,相当于整个社会的受伤。

基督宗教裡的三位一体也隐含类似概念,虽然每一位因为其自主样貌而被定义,其中的每一位却都在整体的关係当中,互相渗透而实为一体。

「众同利益之所以为共同,因为其中每一位都是整体的镜像」法国天主教哲学家雅克.马里坦如此评论。

更实际一点的来说,众同利益可以被想像为两个维度,一个是「社会生活的共同条件」,也就是那些个体无法做到,却在社会中至关重要的条件,例如安全、经济机会、社会凝聚力、可永续发展的环境。

第二个维度是「所有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」,也就是没有人该在社会整体繁荣中被丢下,不该有极度贫穷或被边缘化的情况。

众同利益的第二个维度是「所有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」,没有人该在社会整体繁荣中被丢下,不该有极度贫穷或被边缘化的情况。

众同利益的教导下的企业与政府在天主教社会教义中,辛勤工作与经营企业被视为「圣召」,如同教宗若望.保禄二世所言,透过工作,「人们达到自我实现,而且确实,在某些意义上,活出更人性的样貌。

」但要达到如此境界,必须将行为建立在众同利益上,换言之,将他人利益置于私己利益之前,这与现今强调企业自身利润最大化的理念大相迳庭。

在众同利益的框架中,企业应努力达到「善良产品、善良工作、善良财富」。

「善良产品」是指企业的产品或服务必须是满足人们真实的需求(而非被创造出来的、消费主义的需求),促进生活的幸福美满;「善良工作」指的是优先创造好的工作机会,因此以机器全盘取代人力,在此脉络下会被视为不恰当。

「善良财富」指累积财富是被鼓励的,却不该忘记企业生存的目的。

在众同利益下,企业必须拥抱更广的责任,不只股东利益,更该照顾员工、供应商、顾客,还有自然环境。

众同利益的教导不只适用于企业与民间,安通尼也倡议,在众同利益的关怀下,政府的角色至关重要,应积极降低收入与财富的贫富差距、保障劳工权益、优先处理劳工市场先关政策、内化经济活动的外部成本(注三)、规范抑制金融部门活动、缩小巨型企业规模、鼓励企业回馈社会。

为期将近一週的研讨会,细腻辩证如何以天主教社会教义为幸福的理论框架,在现代全球经济范型中,使生命活出社会联繫、意义感与目标感。

这裡所谈论的幸福,本质上与众同利益紧紧相连,概念可上溯自天主教社会教义,甚至亚里斯多德的部分哲学。

然而对于众同利益的强调,却在后欧洲启蒙时代被剔除,取而代之的是个人主义。

二十世纪以来新古典经济以来的经济学,更继续放大利己主义与物质主义。

因此,藉由回顾并撷取天主教社会教义中的哲学,由众同利益出发,提供了可能的道路。

我们不必全盘诋毁或放弃现代化会我们生活带来的好处,却得以思考全球市场经济问题的可能解方。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